對話(huà)丨戴錦華×蘇偉×魏然 我們是阿西莫夫未來(lái)世界之樹(shù)上的蜂巢

“我們跟樹(shù)的關(guān)系,我們的這個(gè)小格子和蜂巢另外的格子之間的關(guān)系,某種意義上是新的全球主流價(jià)值試圖讓我們去忽略,而我們的生命事實(shí)不容我們忽略的東西”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30日     作者:杜祎潔

藝術(shù)家丨劉丹 當你的目光和畫(huà)中投向你的目光交叉相遇

“我通過(guò)自己的實(shí)踐,不斷讓他們看到我的作品,改變他們,因為我的存在,水墨畫(huà)變成了一種值得尊敬的繪畫(huà)語(yǔ)言。我讓他們知道,這是值得驕傲的藝術(shù)語(yǔ)言,而不是簡(jiǎn)單的禮品畫(huà)”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30日     作者:李乃清

作家丨朱西甯 用語(yǔ)言尋找和創(chuàng )造故鄉

除了自身勾勒出臺灣文學(xué)的脈絡(luò )之外,朱西甯先生和朱天文、朱天心全家同時(shí)是另外一個(gè)視點(diǎn)當中的臺灣史。他們固然也是以作品的方式負載著(zhù),但同時(shí)是以他們的家庭故事、傳奇式的人生在傳遞著(zhù)歷史。 —...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30日     作者:鄧郁

報道丨墨跡天氣金犁 九年氣象,終成氣候

“公司做得好不好,并不取決于你的對手,而在于我們自己有沒(méi)有不斷進(jìn)化的能力”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25日     作者:周耐

音樂(lè )人丨昏鴉樂(lè )隊 等枕頭里的羽毛落下來(lái)

“就像是枕頭破掉,很多羽毛跑出來(lái),但它們還沒(méi)有降下來(lái),還在空中。所以我現在等它們降下來(lái),就是什么都先不做”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25日     作者:鄧郁

一種關(guān)注丨火影原畫(huà)師黃成希 人生幾十集,只有一集在真正打怪

火影處理公文的時(shí)間,遠比拯救世界的時(shí)間長(cháng)?,F實(shí)也是如此,很多時(shí)候你就是要過(guò)一種非常勞累、沉悶無(wú)聊的日常生活。黃成希的故事,是整個(gè)日本動(dòng)漫行業(yè)的縮影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25日     作者:歐陽(yáng)詩(shī)蕾

特寫(xiě)丨松太加 連佛祖都沒(méi)辦法的事

松太加小時(shí)候住在父親工作的小學(xué)里,時(shí)常有人趕著(zhù)馬車(chē)來(lái)放露天電影,還是小孩的他為了不被大人擋住,就跑到銀幕背后躺著(zhù),畫(huà)面上所有人都是倒著(zhù)的,但是清清楚楚,他是唯一的觀(guān)眾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13日     作者:張宇欣

作家丨周濤 宿命狷狂

在《一個(gè)人和新疆》 當中,周濤口無(wú)遮攔,將父親、家人的可笑可哀,自己的難堪、丑陋、人性暗面,一一剝開(kāi)來(lái)。這樣的個(gè)體,與中國傳統中的君子儒士無(wú)疑拉開(kāi)很遠。似乎,那些不得不保全的、不得不在...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13日     作者:鄧郁

現場(chǎng)丨以創(chuàng )造抵達夢(mèng)境,抵御平庸

2018年12月1日,由《南方人物周刊》攜手別克英朗舉辦的本刊第14屆“魅力人物致敬盛典”在北京金隅喜來(lái)登酒店成功舉辦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07日     作者:艾鄂

當年情丨陳松伶 在變化的器皿里,我仍然是我

“你會(huì )知道必須要自己站起來(lái),不能被敵人打敗”
發(fā)表于:2018年12月07日     作者:本刊記者 張蕾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7期 總第797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01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