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學(xué)破解金融神話(huà)——專(zhuān)訪(fǎng)普利策小說(shuō)獎得主迪亞斯

“金融業(yè)務(wù)越抽象、越遙不可及,它對我們日常生活的物質(zhì)影響就越大”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發(fā)表于:2024年06月07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李乃清

此刻是你童年向往的人生嗎?

“足球可以在廣闊的球場(chǎng)上憑心所踢,漫畫(huà)也可以在空白的紙張上憑心所畫(huà),畫(huà)成什么樣、用什么方法表現,個(gè)人能夠隨心所欲。足球和漫畫(huà)都是自由的”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發(fā)表于:2024年06月07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衛毅

捕捉“白日夢(mèng)”的聲音

“‘清醒夢(mèng)境’不是讓我們脫離現實(shí),而是指向一種更加清醒、明晰、銳利的感官狀態(tài),以不同的方式覺(jué)察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清醒夢(mèng)境:聲音的旅程”策展人馬切拉·莉絲塔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
發(fā)表于:2024年06月07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李乃清

李仙花:對于漢劇,我是忘我而執著(zhù)的

“應該演一些難啃的骨頭”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發(fā)表于:2024年06月07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楊旻潔

杉本博司:我死后一切歸零

“杉本博司的長(cháng)曝光創(chuàng )造的光——既是一切又是虛無(wú),雖然空無(wú)一物但卻充滿(mǎn)了殘影——可以展現‘頓悟’的境界……”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發(fā)表于:2024年06月03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孟依依

風(fēng),雨,云——一個(gè)嶺南藝術(shù)家族的女性百年生命史

這個(gè)藝術(shù)之家三代人的成長(cháng)軌跡,與嶺南近百年的歷史變遷同頻共振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發(fā)表于:2024年06月03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徐琳玲

馬伯庸:歷史小說(shuō)如何寫(xiě)出嶺南的獨特質(zhì)感

“對美食的態(tài)度一定代表了對人生的態(tài)度,對美食的要求高,說(shuō)明你要過(guò)一種精致、松弛的,能靜下心、專(zhuān)心去享受的生活。對于現代人,尤其都市人來(lái)說(shuō),這種態(tài)度彌足珍貴,它能幫我們治愈或抵御很多的都...
發(fā)表于:2024年05月27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歐陽(yáng)詩(shī)蕾 南方人物周刊實(shí)習記者 吳俊燊

“AI教母”李飛飛:“AI越強大,我們越要珍視人性”

作為兩個(gè)孩子的母親,她要竭盡所能保證AI的勝利不能只是科學(xué)的勝利,而必須是人文的勝利,包括她自己在內的科學(xué)家有責任將AI訓練為“遵循優(yōu)良的學(xué)術(shù)傳統,愿意協(xié)作,尊重他人的意見(jiàn)與專(zhuān)業(yè)的機器...
發(fā)表于:2024年05月27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徐梅

我們不斷往前走,又不斷回到艾麗絲·門(mén)羅的故事里

“疾病也好,衰老也好,我覺(jué)得自己不斷往前走,會(huì )不斷回到門(mén)羅的故事里。哦,原來(lái)人生真的如此。門(mén)羅對人性的挖掘,真的到了看不見(jiàn)的深度?!? “我覺(jué)得門(mén)羅在描寫(xiě)各種各樣笨拙的人。這個(gè)所謂的笨...
發(fā)表于:2024年05月27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張宇欣

徐震:將1500平方米的場(chǎng)地填得滿(mǎn)滿(mǎn)當當

“這類(lèi)繪畫(huà)其實(shí)可以沒(méi)有激情地去畫(huà),它本身體現的就是你無(wú)可奈何的手機生活。所以你畫(huà)的時(shí)候可以有各種情緒,可以很無(wú)聊、很無(wú)奈、沒(méi)有智商地在那里發(fā)泄”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發(fā)表于:2024年05月20日     作者: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孫凌宇
|< << 1 2 3 4 5 6 7 8 9 10 >> >|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7期 總第797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01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