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shí)間的注腳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日期: 2023-10-20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1877年,地理學(xué)家費迪南·李?;舴页霭婢拗?zhù)《中國:我的旅行與研究》,在書(shū)中,他第一次提到了“絲綢之路”這個(gè)名詞,用以指代中國絲綢西運中亞和歐洲的交通道路。

翻開(kāi)歷史,從秦漢到唐、宋、明、清,一條絲綢之路,一條茶馬古道,穿行于這條萬(wàn)里之路中的人們也帶著(zhù)文化隨行。

上世紀80年代,瑪格南攝影師伊恩·貝瑞(Ian Berry)曾涉足于此,自西向東,用鏡頭記錄了他的所見(jiàn)所聞。古老的絲路傳說(shuō)因而被具象化,成為親切可感的日常衣食用度——伊斯坦布爾的舞者,烏魯木齊的婚紗照花絮,吐魯番的戶(hù)外小吃攤,西安的兵馬俑和街頭小攤上的蒸籠,在公園晨練的北京大爺。

絲綢之路不僅是東方對西方的探詢(xún),也是西方對東方的獵奇。對他而言,這是一次“掃街”的長(cháng)征,它們都藏在照片背后述說(shuō)著(zhù)關(guān)于凝固的瞬間、記憶、情緒的故事。攝影,是眼睛的眼神,是時(shí)間的琥珀。

藉由絲綢之路,兩千多年前西域的葡萄酒走入盛唐,在詩(shī)里留下“落花踏盡游何處,笑入胡姬酒肆中”。而白酒,作為穿越五千年中華歷史的文化符號之一,也正從絲綢之路、茶馬古道香飄海外,以凜冽、清香、醇厚的標簽,讓白酒成為世界性的語(yǔ)言——那時(shí)的人工釀制蒸餾酒有一個(gè)共同的名字:“汾”。

歷史上,“汾酒”作為中國白酒的代名詞,一直伴隨著(zhù)中國人——王侯將相族,尋常百姓家。汾酒立體、柔和、豐盛的清香,經(jīng)由漫長(cháng)而復雜的環(huán)環(huán)相扣的制酒工序而來(lái)。

時(shí)間的藝術(shù)與魔力,讓釀制期間純粹清澈的匠心風(fēng)骨傳承千年,透過(guò)杯中乾坤,順喉而下,在濃縮的酒液、飲后的余香中留下歲月的積淀。

攝影的意義也在于此,它是超越時(shí)空的語(yǔ)言、超越時(shí)間的媒介。盡管世事更迭,但在攝影師肖全的鏡頭下,攝影集里的面孔定格了一段段歷史和時(shí)空,將閃亮的年代從被攝者身上“拓印”下來(lái),讓時(shí)間有跡可循。

在歷史學(xué)家錢(qián)文忠眼里,“酒是一種溝通的語(yǔ)言,是應該像音樂(lè )一樣,全世界、全人類(lèi)通用的?!宾』I交錯間,以“汾酒”為媒,古人曲水流觴之興也似乎穿透時(shí)間,讓今人看到了屬于東方哲學(xué)和中國文化的浪漫氣質(zhì)。

杜牧的一句“牧童遙指杏花村”在古詩(shī)文集中流傳至今,作家李敬澤說(shuō),“這首詩(shī)有我們獨特的文化記憶。在古代,走遠路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清明時(shí)節,在紛紛春雨和泥濘濕冷之中,有行旅之人的疲憊、沉郁和孤獨,杏花村的酒家則代表了一個(gè)溫暖的地方,這個(gè)場(chǎng)景千百年來(lái)?yè)嵛苛藷o(wú)數旅人?!?/span>

汾酒從歷史中走來(lái),又走向四海。

每一滴汾酒,都定格了釀酒時(shí)某一時(shí)某一瞬的微生物乳酸菌,定格了飲酒人當下的快意灑脫,蘊含著(zhù)中國六千年不間斷的釀造史、五千年農耕文明的智慧、八百年蒸餾史中對時(shí)令與節氣自然規律的敬仰和崇尚,其背后的釀酒工藝、歷史底蘊,都是時(shí)間的注腳。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8期 總第798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08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