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臂船長(cháng)徐京坤和他的超級賽船丨封面人物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徐梅 日期: 2023-10-13

“買(mǎi)IMOCA60的確是一個(gè)重要的轉折點(diǎn),我以前跑的環(huán)中國海、環(huán)球航行,一般人努努力是可以做到的,但進(jìn)入到賽船領(lǐng)域,一切都不一樣了” (本文首發(fā)于南方人物周刊)

2023年9月23日,青島奧帆中心,徐京坤駕駛帆船出海(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梁辰/圖)

2021年秋天,徐京坤決定買(mǎi)一條超級賽船參加2024年旺代單人不間斷環(huán)球帆船賽。

四年一屆的旺代單人環(huán)球(Vendée Globe)是競技航海的“珠穆朗瑪峰”——26000多海里(48000公里)的超長(cháng)賽程,一個(gè)人一條船無(wú)補給、不間斷地航行繞地球一圈。

“我知道這個(gè)事情很難,我也不一定能做成,但我可能是離它最近的,如果我不抓緊做,未來(lái)二三十年也許都不會(huì )有中國人來(lái)觸碰這個(gè)賽事?!?/p>

要想贏(yíng)得2024旺代環(huán)球的入場(chǎng)券,他必須先參加指定的資格賽——2022賽季,徐京坤成為了第一位入選“朗姆路”單人跨大西洋帆船賽的中國船長(cháng),也是IMOCA組別第一位完賽的亞洲船長(cháng)。2023年7月,他和五星紅旗首次登上旺代環(huán)球的官方網(wǎng)站,成為2024第10屆旺代環(huán)球的首批官方候選人。

9月4日,他收到咖啡路組委會(huì )的確認函,賽隊通過(guò)了1200海里風(fēng)暴測試,贏(yíng)得了2023年咖啡路雙人跨大西洋帆船賽參賽資格,將于10月29日從法國著(zhù)名海港勒阿弗爾賽事村揚帆起航。這是世界最頂級的雙人跨洋賽第一次有中國賽隊入選,也是咖啡路歷史上的第一支亞洲賽隊??Х嚷冯m然不是旺代環(huán)球指定的五大單人資格賽之一,但它和其他全球知名的高難度錦標賽一樣,能夠幫助賽船積累難度航行里程,在獲得旺代環(huán)球資格審核的賽隊超過(guò)限定參賽名額的時(shí)候,幫助賽隊在優(yōu)中選優(yōu)的競爭中勝出。此次咖啡路如果順利完賽,徐京坤有望抓牢2024旺代環(huán)球的入場(chǎng)券,成為參加世界最頂級離岸航海競賽的中國第一人。

徐京坤的超級賽船IMOCA60(受訪(fǎng)者提供/圖)

“前面的路太長(cháng)了”

“買(mǎi)IMOCA60的確是一個(gè)重要的轉折點(diǎn),我以前跑的環(huán)中國海、環(huán)球航行,一般人努努力是可以做到的,但進(jìn)入到賽船領(lǐng)域,一切都不一樣了?!毙炀├ぐ衙襟w和圈內人的肯定稱(chēng)為“大家抬舉”,他自己并沒(méi)有太當一回事,唯獨談到“賽船船長(cháng)”這個(gè)身份,他充滿(mǎn)了自豪?!拔乙郧半m然都是自己行船,別人也很早就喊我‘船長(cháng)’,但在我心目中,一直到我開(kāi)IMOCA60、管理賽隊,我才真正認為自己是一名船長(cháng)?!?/p>

IMOCA60是2024旺代環(huán)球的指定參賽船型,2007年徐京坤作為中國殘疾人帆船隊隊員在美國羅德島海外訓練,第一次在一本航海雜志的封面上看到IMOCA賽船,“太夢(mèng)幻了,像一艘宇宙飛船!”

徐京坤在當年打工的餐吧與朋友們聚會(huì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 梁辰/圖)

隨著(zhù)IMOCA賽船性能的不斷升級,80天環(huán)游地球早已從科幻變成了現實(shí)。旺代環(huán)球的線(xiàn)路并非最經(jīng)濟安全的信風(fēng)線(xiàn)路,而是想盡辦法把兇險海角、赤道無(wú)風(fēng)帶,以及暴風(fēng)惡浪納入賽道,即便如此,旺代環(huán)球歷史上已經(jīng)有5位船長(cháng)沖進(jìn)了80天大關(guān),最快紀錄是74天3小時(shí)35分46秒。

徐京坤從未想過(guò)有一天殘奧帆船隊解散了自己卻會(huì )獨自出海遠行,還能擁有一條超級賽船,與世界頂級職業(yè)賽船的船長(cháng)逐浪競速。2021年這種水翼版超級單體賽船全世界還不到20條,站在船上,他有種強烈的不真實(shí)感。

IMOCA60集納了最前沿的單體帆船設計和造船技術(shù),招牌設計是垂直插入海中的搖擺龍骨和船體兩側伸出的水翼,碳纖維水翼輕盈飄逸卻堅固到可以站人,迎風(fēng)升起時(shí)如同飛魚(yú)的翅膀,幫助船只減小水的摩擦力,沖擊更快的速度。

徐京坤和妻子肖姝瑤在環(huán)球航行的第一年(受訪(fǎng)者提供/圖)

它能夠在世界上危險的海域和惡劣海況條件下暢行無(wú)阻,極限瞬時(shí)船速可以超過(guò)40節(1節等于每小時(shí)1海里,也就是每小時(shí)1.852公里)。船長(cháng)們要想在旺代環(huán)球比賽中不落人后,幾個(gè)月里日夜都要保持平均船速20節以上。海水的阻力、船只的負荷和風(fēng)暴的夾擊使得現代軍艦的最佳速度也只能在30節左右,對于一艘全碳纖維的單體船來(lái)說(shuō),這樣的速度在深海中行進(jìn)已經(jīng)相當于在海上開(kāi)F1賽車(chē)了。

“在第一次上船之前,我從來(lái)沒(méi)真實(shí)接觸過(guò),也都是看視頻了解的,上去發(fā)現這個(gè)船真的是在海面上‘飛’?!?/p>

徐京坤從2005年入選中國殘疾人帆船隊開(kāi)始,不間斷地接觸各種船型,完成了單人環(huán)中國海、6.5米小船不間斷單人跨大西洋這樣的極限挑戰,還與妻子肖姝瑤用三年時(shí)間跑完了中國人第一次雙體帆船環(huán)球航行,“我此前開(kāi)過(guò)的那么多船里沒(méi)有任何一條船能跟它相比,完全是不同的概念?!?/p>

一條全新IMOCA60售價(jià)高達九百多萬(wàn)歐元,他買(mǎi)的是一條性能極好的二手船,“只花了”兩三百萬(wàn)歐元。把船停在法國洛里昂港口碼頭上,他小心翼翼地在船頭上掛了一個(gè)牌子,提醒往來(lái)的船只保持距離,“別碰了我的船,我修不起?!?/p>

從那時(shí)到現在,他永遠缺錢(qián),“手上的錢(qián)不夠大修一次賽船?!辟I(mǎi)船的錢(qián)都是熱愛(ài)航海的各路兄弟贊助的,“我從來(lái)都沒(méi)有一個(gè)專(zhuān)門(mén)的商務(wù)團隊幫我,大的贊助都是自己找來(lái)的?!?/p>

買(mǎi)船的時(shí)候他執意獨自去法國,“連行李都沒(méi)帶,就背了一個(gè)雙肩包?!彼呀?jīng)做好了打算,能省則省,“前面的路太長(cháng)了,隨時(shí)可能因為缺乏資金走不下去?!?/p>

組建一支賽隊的預算上不封頂,用他的話(huà)說(shuō),“買(mǎi)船只是第一步,每一年休賽期維護賽船,都要往里砸進(jìn)去買(mǎi)一條船的錢(qián)?!?/p>

大的賽隊一個(gè)賽季僅人力成本就要一兩百萬(wàn)歐元,“我們把資金壓到最低了,現在隊里也有5個(gè)人,臨近開(kāi)賽還會(huì )補充一點(diǎn)人,德國賽隊有50個(gè)人?!?/p>

2014年,徐京坤參加MINI TRANSAT單人跨大西洋比賽?!皼](méi)有人告訴我如何用一只手控制這條MINI,我必須自己摸索出屬于我的方法”(受訪(fǎng)者提供/圖)

船停在碼頭,他就睡在車(chē)里。買(mǎi)好船,妻子肖姝瑤很快就加入了,兩個(gè)80后組成了“徐京坤環(huán)球帆船賽隊”,一人分飾多個(gè)角色:徐京坤是船長(cháng)、維修工兼廚師和視頻剪輯;多數時(shí)候肖姝瑤是船長(cháng)唯一的手下,集船隊的新聞官、翻譯、行政、出納于一身??Х嚷烽_(kāi)賽前夫妻倆因為短租房太貴,索性搬到了船上住,“這個(gè)船兩個(gè)人睡太寬敞了,還能節約一個(gè)小時(shí)的通勤時(shí)間?!?/p>

吃飯就在岸上的集裝箱里,“我還改造了一個(gè)小廚房,做飯非常方便,非常棒!”

“非常棒”是徐京坤的口頭禪,哪怕恐高的他爬到30米高的桅桿上干活,兩腿緊張得發(fā)抖,他還是會(huì )抓住手機拍下傍晚的云彩,“真美!非常棒!”

“長(cháng)6.5米、寬3米、內部空間不足2平米的529,賽季開(kāi)始前一周我才得到這條船。為了節省預算,從那天起我就搬到了那條船上,白天出海訓練的時(shí)候要把所有生活用品搬到碼頭上,就成了賽船,傍晚回來(lái)再搬回去就成了家,寒風(fēng)凜冽的洛里昂,529成了我最溫暖的家” (受訪(fǎng)者提供/圖)

集裝箱里沒(méi)有上下水,洗碗必須要出去打水,忙起來(lái)他們常常顧不上及時(shí)刷碗,“就從臟碗里抓起一個(gè)接著(zhù)用?!毙炀├ふf(shuō)最有意思的是妻子從來(lái)不抱怨,“反倒是我有時(shí)候會(huì )矯情一下,會(huì )嚷嚷幾句,‘我們這過(guò)的是什么日子啊,跟野人一樣!明天必須去租房子,我要睡在床上,在餐桌上吃飯,用干凈的碗!’”

“租什么租!那么貴!”肖姝瑤斷喝一聲,一把提起他一會(huì )兒下水刷船要用的氧氣瓶,“干活兒去!趕緊走!”

2008年北京奧運會(huì )青島會(huì )場(chǎng)開(kāi)幕式,徐京坤(右一)擔任護旗手 (受訪(fǎng)者提供/圖)

“這孩子廢了”

“她太有意思了,有時(shí)我也在觀(guān)察她的變化,我現在最大的樂(lè )趣就是逗她?!庇龅叫炀├ぶ?,肖姝瑤是一個(gè)百分百的文藝女青年,大學(xué)畢業(yè)后云游四方,到云南開(kāi)客棧、跑西藏看珠峰……肖姝瑤自己也感嘆,“這幾年長(cháng)發(fā)、長(cháng)裙、長(cháng)披肩都遺失在路上了,越來(lái)越中性,每天在中法兩個(gè)時(shí)區瘋狂工作?!?/p>

“我們兩個(gè)缺了任何一個(gè)人,這個(gè)項目都走不下去?!毙炀├ふf(shuō)肖姝瑤對航?!坝幸环N信仰”,“她說(shuō)起航海圈的掌故、人物頭頭是道,就連IMOCA60的數據、性能她都了解得比我還多?!?/p>

肖姝瑤是航海圈兒頗有名氣的自由撰稿人,筆名“阿九”,她采訪(fǎng)過(guò)很多水手和船長(cháng),用專(zhuān)欄和播客記錄并傳播航海人的熱血和瘋狂。徐京坤覺(jué)得肖姝瑤比自己更熱愛(ài)大海,更有水手氣質(zhì),“她很浪漫,很隨性,我很現實(shí),很謹慎?!?/p>

2012年,徐京坤一個(gè)人用7個(gè)月的時(shí)間,一點(diǎn)一滴地把第一條夢(mèng)想號修復好(受訪(fǎng)者提供/圖)

“當面他沒(méi)有這樣說(shuō)過(guò),他是追求完美的處女座,特別苛刻,從來(lái)不夸我?!毙ゆ幀F在幫助徐京坤管理賽隊,除了浪漫,工作內容無(wú)所不包。她承擔了賽隊一切雜務(wù),每次報名參賽都有一大堆表格要填,“以前上學(xué)上班的時(shí)候,最討厭填表,哪怕是評獎,如果要填表,寧可不參加了,懶得填”,這幾年“把一輩子的表都填了”。每個(gè)賽事完成下來(lái)都有數千封電子郵件溝通,“還有付款、協(xié)調、各種討價(jià)還價(jià)……”

2013年倆人在三亞初識,徐京坤正在謀劃自己的首次單人跨大西洋,肖姝瑤幫他一起梳理參賽條件。

“你覺(jué)得有可能實(shí)現嗎?”徐京坤忐忑地問(wèn)道。

“理論上可行,不過(guò)船不能壞,人不能病,天氣也不能出問(wèn)題。一旦有一場(chǎng)比賽取消或者縮短賽程積分,一切就結束了?!?/p>

2022年11月9日,徐京坤駕駛夢(mèng)想號從圣馬洛出發(fā)前往加勒比海,3750海里的航程(受訪(fǎng)者提供/圖)

倆人從那時(shí)候開(kāi)始緊緊捆綁在一起,一個(gè)在海里乘風(fēng)破浪,一個(gè)在岸上披荊斬棘?!八龑ξ冶任覍ξ易约哼€有信心,她總是很肯定地說(shuō),‘你一定行!你就是行的!’”

“我們現在比那時(shí)候要好很多了,雖然缺資金,但是不像剛開(kāi)始的時(shí)候,買(mǎi)船都需要拿自己的錢(qián)?!?/p>

電力、機械、液壓、結構維修、船帆粉刷都是徐京坤的工作,最需要體力的是每周兩次的船底清理,水下一待就是兩三個(gè)小時(shí)(受訪(fǎng)者提供/圖)

為了參加2015 MINI TRANSAT跨大西洋比賽,徐京坤買(mǎi)了一條名為529的6.5米舊船,剛成家的小兩口把這條船當作了臨時(shí)的家。早晨徐京坤開(kāi)船出海訓練,晚上倆人擠在兩平米不到的小船艙里過(guò)夜,把米和土豆塊兒、胡蘿卜丁都投進(jìn)一只從國內背去的小電飯鍋里一鍋燜,就是倆人在法國布列塔尼港口的“中式大餐”。

肖姝瑤從沒(méi)當著(zhù)徐京坤叫過(guò)苦,徐京坤嘴上不說(shuō),心里暗暗稱(chēng)奇,“其實(shí)我到現在也經(jīng)常在想,她也不像我從小就很苦,為什么能跟我一起吃這樣的苦?”

徐京坤12歲的時(shí)候因為意外被炸傷,截斷了左手和左小臂的三分之二,大腦出于自我保護刪去了很多痛苦的記憶,只記得在被抬去醫院的擔架上,耳邊一個(gè)老鄉的聲音,“這孩子廢了!”

從2015年開(kāi)始,徐京坤參加的比賽都是世界頂級離岸航行競賽,對殘疾人沒(méi)有特殊優(yōu)待,他必須證明自己具備正常人一樣的競技能力才有資格入圍。

肖姝瑤曾經(jīng)問(wèn)他為什么一路如此艱難卻從沒(méi)想過(guò)放棄,“因為我沒(méi)有退路,退回去就是那一句‘這孩子廢了!’”

電力、機械、液壓、結構維修、船帆粉刷都是徐京坤的工作,最需要體力的是每周兩次的船底清理,水下一待就是兩三個(gè)小時(shí)(受訪(fǎng)者提供/圖)

投奔怒海

肖姝瑤剛跟徐京坤在一起的時(shí)候,身邊朋友很多不理解,但只要一跟他們接觸,就會(huì )很自然地忘了徐京坤少一只手臂,“我的朋友說(shuō)他身上沒(méi)有殘缺感?!?/p>

徐京坤總是很自然地露著(zhù)左胳膊,用它托著(zhù)手機打電話(huà)、在分享會(huì )上夾著(zhù)話(huà)筒,“我可以切菜、切肉,我還能包餃子……很多次在海里落水我都是靠它把我摟上來(lái)的,特別棒!它跟著(zhù)我真的出了好多的力氣,這是我的標記?!?/p>

肖姝瑤相信是航海治愈了徐京坤,“他曾經(jīng)遭遇無(wú)數質(zhì)疑和指責,一定程度上刺激到了他,讓他的起航帶著(zhù)一絲戰斗欲。隨著(zhù)航行漸遠,他感受到越來(lái)越多的關(guān)心和幫助、越來(lái)越多的善意,變得平和、理性,航行也變得更加純粹?!?/p>

徐京坤很贊同,“航海徹底改變了我?!睆?6歲進(jìn)入體校,他在競爭中總是沒(méi)有安全感,“如果不是因為搞體育你根本都出不去,我就說(shuō)我一定得在這留下來(lái)?!彼3S新淙霟o(wú)望的憂(yōu)懼,曾經(jīng)非常激憤,參加殘奧隊選拔時(shí),他每天都對自己說(shuō),“如果你這一次失敗了,你就不用回去了,跳到海里邊死掉就行了?!?/p>

殘奧隊解散后,很長(cháng)時(shí)間他都找不到自己的生活目標。他討厭沒(méi)有目標感的生活,翟墨船長(cháng)環(huán)球航行歸來(lái)給了他一個(gè)方向,“原來(lái)隊伍解散了,我還可以自己去航行?!?/p>

他的第一條船和第一次環(huán)中國海航行充滿(mǎn)了悲情色彩,“一個(gè)人住在嶗山小船廠(chǎng)里,每天像瘋子一樣忙碌,與生活脫離,失去了所有聯(lián)系,甚至好像開(kāi)始被人遺忘?!彼昧?個(gè)多月的時(shí)間修復改造了一條幾乎要廢棄的船,給它取名“夢(mèng)想號”。2012年9月18日從青島啟航,“帶著(zhù)壯士一去不復還的那種悲壯心情,甚至也帶著(zhù)一些怨念,為什么我這個(gè)人一輩子要這么難?為什么我起航出發(fā)父母卻不能來(lái)到現場(chǎng)?你們不相信,我就拼死一搏!帶著(zhù)這種勁!”

發(fā)小“猴子”在岸上高喊著(zhù),“京坤!”“京坤!”“哎呀,他喊的那個(gè)凄厲啊,我都不敢回頭,心里跟命運賭著(zhù)氣,死了就死了,怎么著(zhù)?”

電力、機械、液壓、結構維修、船帆粉刷都是徐京坤的工作,最需要體力的是每周兩次的船底清理,水下一待就是兩三個(gè)小時(shí)(受訪(fǎng)者提供/圖)

勇氣與愛(ài)

這些年當徐京坤完成一個(gè)又一個(gè)目標,感覺(jué)自己能夠把握生活之后,憂(yōu)懼退去,憤怒止息,他越來(lái)越舒展,越來(lái)越職業(yè)。身邊的朋友、大哥和贊助商都不太知曉事業(yè)起步時(shí)期的他,很多人是通過(guò)肖姝瑤寫(xiě)他的那本《卑微的夢(mèng)想家》才了解到那些過(guò)往。

“我認真讀了那本書(shū),非常觸動(dòng)?!币笾境墒乔鄭u海運職業(yè)學(xué)校海豚俱樂(lè )部的副總經(jīng)理,接觸過(guò)很多航海人?!熬├ず軐?zhuān)注,不會(huì )輕易分心,執著(zhù)于自己的目標,一步一步往前,旁人猛一抬頭,會(huì )發(fā)現他已經(jīng)達到了難以企及的高度?!?/p>

“京坤最大的特點(diǎn)是嚴謹、專(zhuān)業(yè),”諾亞天澤保險經(jīng)紀公司從2017年徐京坤和肖姝瑤開(kāi)始雙體帆船環(huán)球航行時(shí)成為他們的合作伙伴,到現在一直為賽隊提供保險服務(wù)。天澤董事長(cháng)田豐密切關(guān)注著(zhù)賽船的狀況,“咖啡路1200海里資格賽,他們按照規定必須穿越風(fēng)暴賽段,追著(zhù)風(fēng)暴跑下來(lái),賽船完好無(wú)損,充分證明他工作做得很細。那么大一條船,每個(gè)細節他都親自維護到位才能有這樣的狀態(tài),這種職業(yè)精神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贊助商、對家人負責?!?/p>

“其實(shí)在海上偶爾我還是會(huì )(情緒)爆發(fā)?!?022年朗姆路單人跨大西洋的時(shí)候,他連續穿越3個(gè)大風(fēng)暴,最大風(fēng)力超過(guò)70節,“整個(gè)海面鬼哭狼嚎,非常讓人恐懼?!惫律硪蝗嗽陲L(fēng)浪中,徐京坤沖著(zhù)大海怒吼,“來(lái)吧!怎么樣吧!”

他笑了起來(lái),“沒(méi)有人看到過(guò)我那個(gè)樣子,以前也沒(méi)跟人說(shuō)過(guò)。很戲劇化,一邊叫喊著(zhù),一邊開(kāi)著(zhù)我的船迎向風(fēng)浪!”

“那次還干了一個(gè)非常冒險的事,”IMOCA60賽船上有8面帆,每面帆都有一百多公斤重,一趟朗姆路跑下來(lái),大風(fēng)吹壞了3面帆?!坝幸幻娣苯拥舻胶@锶チ?,船還在跑,三百多平米的帆兜著(zhù)幾十噸的海水,靠人力是根本拉不上來(lái)的?!毙炀├つ弥?zhù)一把利刃跳進(jìn)冰冷的大西洋,“一點(diǎn)點(diǎn)切,把它切成碎片拿回來(lái)了?!?/p>

深海航行最忌諱的就是人船分離,大洋深處,連救援力量都沒(méi)有能力抵達,“事后想來(lái)想去,以后還是不能這樣干了?!毙炀├ふf(shuō)這種行為跟自己理性穩妥的天性嚴重不符,他甚至都無(wú)法解釋?zhuān)暗@都是人在岸上、在正常情況下的想法,緊急時(shí)刻,你的想法會(huì )不一樣。如果不跳進(jìn)海里,帆可能會(huì )把船拖沉,比賽會(huì )被迫終止,而我為這個(gè)比賽付出了那么多,絕對不甘心就這樣放棄。我的船也不只是一條船,它像我的孩子一樣,不可能不去救它?!?/p>

除了充滿(mǎn)勇氣的冒險競賽,極限航海中也有許多關(guān)于人與船、人與人之間的愛(ài)的傳遞。2020旺代環(huán)球就曾上演61歲的傳奇航海人讓·勒·卡姆和幾位船長(cháng)冒死營(yíng)救船只發(fā)生災難性斷裂的船長(cháng)凱文的故事,極少流淚的徐京坤說(shuō),“這些故事很容易觸動(dòng)我的淚點(diǎn)?!?/p>

船長(cháng)們是懂得表達愛(ài)的,那些在最兇險的海域守望相助過(guò)的水手們,常常會(huì )結伴參加咖啡路雙人跨大西洋賽。肖姝瑤在“徐京坤環(huán)球航海賽隊”公眾號上除了發(fā)布關(guān)于徐京坤賽隊的消息,還會(huì )介紹很多航海英雄和海上傳奇,她寫(xiě)了這樣一段話(huà)——

“1997年,前一年在旺代環(huán)球80節暴風(fēng)中救下幾乎失溫的拉菲爾·迪內利的皮特·戈斯,作為伴郎參加完迪內利的婚禮,兩人又組合來(lái)咖啡路拿了個(gè)CLASS2組別冠軍,成為離岸航海界的一段美談。2012年旺代讓·勒·卡姆(對,就是2020年救人的這位)翻船18個(gè)小時(shí)之后,文森特·里烏趕來(lái)救了他一命,兩人搭檔到咖啡路拿了個(gè)IMOCA組別冠軍。旺代生死之交的組合來(lái)咖啡路‘刷’冠軍,似乎已經(jīng)成為傳統了?!?/p>

“阿九是懂航海的!”雖然他總愛(ài)開(kāi)玩笑稱(chēng)肖姝瑤為“不靠譜的阿九”,內心里卻深知她的寶貴。

徐京坤由衷贊嘆這些海上傳奇超越了勝負,“我很喜歡聽(tīng)她給我講這些人和故事,不過(guò)一問(wèn)她,她就停不住了,我就喊停停停,我要去干活了……”

《南方人物周刊》記者9月底在青島見(jiàn)到徐京坤時(shí),距離咖啡路開(kāi)賽還有不到一個(gè)月的時(shí)間,“前段時(shí)間太累了,我必須調整。這次回來(lái)基本沒(méi)有安排什么事情?!?/p>

我們一起往奧帆中心走,秋天的風(fēng)吹過(guò)來(lái),他瞇著(zhù)眼睛,“真棒!這是最好的季節!很舒服!”

“你左胳膊怎么了?”

青島奧帆中心看門(mén)大哥的臉曬得黝黑,可能來(lái)城市的時(shí)間也不長(cháng),說(shuō)話(huà)還是鄉音。徐京坤和一行人從他面前經(jīng)過(guò),大哥竟然脫口而出這么一問(wèn)。

“小時(shí)候出了點(diǎn)兒事故?!毙炀├さ恼Z(yǔ)氣和神情都非常平靜,并且停下腳步,面帶微笑地定定望著(zhù)大哥。

看門(mén)大哥坐著(zhù)不動(dòng),抬起臉,眼里滿(mǎn)是關(guān)切疼愛(ài),帶著(zhù)鄉里人的直接和熱忱繼續發(fā)問(wèn),“現在生活還好嗎?”

“還好,挺好的?!?/p>

他給我們指他的“夢(mèng)想號”曾經(jīng)??康牡胤?,“那里,那條紅船的旁邊?!?/p>

網(wǎng)友評論

用戶(hù)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98期 總第798期
出版時(shí)間:2024年07月08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chǎng)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yè)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lián)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