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yxgsb"></tbody>
    1. <span id="yxgsb"><pre id="yxgsb"><sup id="yxgsb"></sup></pre></span>
    2. <button id="yxgsb"></button>
      <em id="yxgsb"><tr id="yxgsb"></tr></em>

    3. <span id="yxgsb"></span>
      <dd id="yxgsb"></dd>

      印尼新總統普拉博沃:飽受爭議的軍事強人和TikTok上的可愛爺爺

      稿源:南方人物周刊 | 作者: 南方人物周刊特約撰稿 陶短房 日期: 2024-02-23

      2024年2月14日,印尼總統選舉結果揭曉,72歲的現任國防部長普拉博沃·蘇比安托(Prabowo Subianto)成功贏得過半選票,從而避免進入第二輪決選,直接當選任期5年的下一任印尼總統。

      普拉博沃的第三次參選

      普拉博沃·蘇比安托來自一個典型的印尼上層軍人世家,本人是前印尼軍事強人蘇哈托 (Haji Mohammad Suharto)的女婿,在蘇哈托統治時代長期擔任軍事要職。

      1998年,普拉博沃被指控應對印尼“科帕蘇斯”特種部隊(Kopassus special forces)綁架異見人士的丑聞負責,盡管最終被追究刑責的是其下屬,但他本人也因巨大壓力而辭職,并一度避走約旦等中東國家。時過境遷后,他重返印尼政壇,與他人合作,于2008年成立了“大印度尼西亞運動黨”(Gerindra),2014年和2019年都曾以“右翼偏右”的姿態參加總統選舉,并與立場逐漸右轉的前總統梅加瓦蒂(Megawati Sukarnoputri)結盟,但均敗于現任總統佐科·維多多(Joko Widodo)之手。

      2019年他轉而與佐科結盟,出任佐科政府的國防部長,2023年底,兩屆任滿后不得再次連選連任的佐科宣布支持普拉博沃參選下任總統,作為回報,普拉博沃將佐科長子吉布蘭(Gibran Rakabuming)引為副總統候選人搭檔。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西爪哇省茂物一處投票站,總統候選人普拉博沃·蘇比安托準備投票(新華社)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西爪哇省茂物一處投票站,總統候選人普拉博沃·蘇比安托準備投票(新華社)

      2023年2月14日的選舉號稱“全球規模最大的選舉單日”,當日印尼同時進行總統、國會和地方各級選舉,全國逾2億選民在超過82萬個投票站投票,各級候選人在萬人以上。但競逐總統寶座的此次只有3人,除得到佐科支持的普拉博沃外,只有54歲的學者、前雅加達省長阿尼斯·巴斯維丹(Anies Baswedan)和55歲的前中爪哇省長甘賈爾·普拉諾沃(Ganjar Pranowo)。

      最初觀察家認為,競爭將主要在普拉博沃和甘賈爾之間展開,因為后者是國會第一大黨斗爭民主黨(PDI-P)成員,佐科本人當選總統前屬于該黨(印尼規定總統不得屬于任何政黨),且其副總統競選搭檔是現任安全事務協調部長馬福德(Mohammad Mahfud)。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中爪哇省三寶壟一處投票站,總統候選人甘賈爾·普拉諾沃(左一)投票后展示蘸有墨水的手指(新華社)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中爪哇省三寶壟一處投票站,總統候選人甘賈爾·普拉諾沃(左一)投票后展示蘸有墨水的手指(新華社)

      佐科長子吉布蘭原本無緣副總統一職,因為此前印尼的選舉規則規定副總統候選人年齡不得低于40歲,而吉布蘭目前年僅36歲。但2023年11月,印尼憲法法院裁定允許吉布蘭和普拉博沃搭檔參選,甘賈爾·普拉諾沃的形勢急轉直下——這一裁決曾引發巨大爭議,從中起到關鍵作用的憲法法院首席法官、佐科總統的姐夫安瓦爾·烏斯曼(Anwar Usman)被憲法法院尊嚴委員會MKMK撤職。

      至于阿尼斯,因和原教旨團體關系曖昧,且副總統競選搭檔是宗教黨派領導人伊斯坎達爾(Muhaimin Iskandar),加上公開反對在印尼民間廣受支持的遷都等大項目,從一開始就可以說是在“陪太子讀書”。

      最終結果也證實了此前的預測:得到官方認可的快速計票機制Quick count宣布,普拉博沃獲得53.4%-59.8%的選票,高于阿尼斯的23.11%-26.39%和甘賈爾的16.72%-17.12%,取得了酣暢淋漓的“一波流”大捷,無需于2024年6月26日再投第二輪。與此同時,在擁有580個議席的印尼國會,大印尼運動黨贏得12.48%的選票,次于斗爭民主黨和“功能團體”(Golkar)而列第三位,考慮到第一大黨斗爭民主黨已與之結盟,未來國會預計將不會對總統的執政構成過大過多的掣肘。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一處投票站,總統候選人阿尼斯·巴斯維丹(左二)投票后展示蘸有墨水的手指(新華社)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一處投票站,總統候選人阿尼斯·巴斯維丹(左二)投票后展示蘸有墨水的手指(新華社)

      蕭規曹隨還是改弦更張

      此前兩次敗選,普拉博沃都采取了激烈反對佐科大興土木和“大撒糖”福利政策的典型反對黨姿態,但效果均不理想——事實證明,在人口多、底子薄、百廢待興的印尼,佐科那種“發展是金、福利是銀”的策略有深厚的群眾基礎(佐科最新支持率高達80%),這促使普拉博沃不得不改弦更張,轉而在2019年后竭力塑造“務實、優先經濟與發展”的新“人設”。

      過去普拉博沃竭力反對的一些大項目,如雅萬高鐵延長線、遷都蘇門答臘島和引進外資開發鎳礦等,如今都轉而采取了跟佐科類似的支持、促進立場,此次其競選綱領中赫然包括繼續斥資320億美元建設新都、繼續優先發展出口導向型大宗商品部門等被戲稱為“佐科3.0”的條款,更增加了“比佐科更佐科”的“派糖承諾”——斥資460萬億盧比(約合294億美元),向全國學童提供免費午餐和牛奶。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一處投票站,印尼現任總統佐科進行投票(新華社)

      2024年2月14日,在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一處投票站,印尼現任總統佐科進行投票(新華社)

      絕大多數國際分析家,如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高級研究員康納利 (Aaron Connelly)、澳大利亞諾伊研究所印太發展中心(Indo-Pacific Development Centre at Lowy Institute)研究員帕拉昂(Hilman Palaon),和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研究員芒福德(Peter Mumford)等相信,鑒于佐科及其政策的高支持率,尤其斗爭民主黨繼續維持第一大黨地位,以及副總統和許多部長預計都將是佐科時代舊人,普拉博沃在經濟、貿易、基礎設施建設和對待外國投資政策等方面仍將蕭規曹隨,甚至可能為取悅民意而走得比佐科更遠。

      但在政治上,其核心支持群體中不乏“鐵桿右翼”和印尼族民粹主義者,許多分析家,如凱投宏觀 (Capital Economics) 經濟學家萊瑟 (Gareth Leather)、悉尼大學政府及國際關系學教授黑斯廷斯(Justin Hastings)、風險情報公司 Verisk Maplecroft東南亞高級分析師施瓦茨 (Laura Schwartz)等認為,他將采取一些更具右翼民粹色彩的政策,如在佐科類似政策的基礎上進一步收緊外資“下游投資規定”,剛性要求外資必須在印尼本土進行諸如鎳礦加工冶煉等業務,以及強制外企進行技術轉讓等(其競選綱領中已含糊提及),他們認為“這些政策一旦落實過多,將極大增加外企和外資在印尼經營的成本和風險,從而損害其投資積極性”。

      萊瑟等人還擔心,普拉博沃從蘇哈托時代和軍旅生涯積累的“負面色彩”如果不及時“洗白”,可能令對印尼至關重要的中國投資望而卻步,中國企業是佐科2019年禁止鎳礦石原料出口、強制就地冶煉政策出臺后在印尼相關產業投資最多的外來投資群體,中國公司對印度尼西亞的金屬和采礦業的投入據說已達到數十億美元,倘若普拉博沃為取悅“深右”而在這方面“毛手毛腳”,本就對印尼“排華黑歷史”心有余悸的中資可能望而卻步,其缺口恐任何其他方面都無法填補。

      惠譽評級(Fitch Ratings)等機構則擔心,普拉博沃推行的“佐科3.0”戰略加上諸如“免費學生午餐”之類“大福利”,會進一步加劇印尼中期財政的風險,屆時兌現則囊中羞澀,食言則失信于民,恐將構成印尼未來的一大隱憂。

      由于普拉博沃團隊在競選期間對外交、國防等政策謹言慎行,多數觀察家認為,鑒于國際間普遍采取觀望態度,而佐科政府在上述領域施政的國內認同度較高,本就是佐科內閣成員的普拉博沃應不會在這方面冒險大動干戈,印尼將繼續采取“不選邊”的政策左右逢源。

      但許多觀察家也認為,相較于長袖善舞、精于公關的佐科,普拉博沃是公認的急躁暴脾氣,他也多次表露出“印尼應在國際事務中有所作為”的意愿,未來5年的國際和地緣政治事務中,或可更多看到聽到這位已不太年輕的“印尼新總統”的身姿和聲音。

      相對而言,絕大多數觀察家均不認為在其任內印尼宗教原教旨主義勢力會抬頭,因為即便在“更換人設”前,他也屬于世俗的“右翼偏右”,與原教旨勢力畛域分明。但有人擔心,他的得勢會刺激印尼國內的“大印尼民族主義”情緒膨脹,不利于這個橫跨3個時區、擁有上萬個島嶼的多民族國家的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

      “TikTok總統”

      對于蘇哈托時代的暗淡往事,許多印尼人心有余悸,而普拉博沃則與這些“原罪”關系匪淺,此前兩次參選的慘敗,也跟他竭力塑造的極右翼鐵漢(他在這兩屆的競選卡通形象都是“大力士”Strongman)形象不受大眾歡迎有關。

      自2019年起他竭力扭轉公關造型,此次選戰不但收斂了絕大多數激進措辭和政綱,更學會了利用抖音海外版本TikTok和Instagram兩大印尼最熱社交平臺,為自己精心塑造了一個“溫和無害”的全新公關造型系列:大跳扭屁股揮手、被戲稱為“病毒式舞蹈”的“可愛舞”(gemoy,據說是韓國“天團舞”的廣場舞簡化版),隔三差五在網絡平臺上擼貓,以及不惜工本到處散發被戲稱為“可愛爺爺”(cute grandpa)的卡通化造型頭像。

      印尼逾2億選民中,年齡在17-40歲者超過50%,年齡在30歲左右者約占三分之一,對他們而言,“可怕的蘇哈托時代”過于抽象和遙遠,而抖音、熱舞、擼貓、“無害人設”和“撒糖”才是實實在在看得見摸得著的,正是這種獨特的社會結構和人口構成變化,讓有心改“人設”的普拉博沃輕而易舉地在選舉層面達到了“洗白上位”的目的。

      2024年2月14日,印度尼西亞雅加達,現任國防部長普拉博沃·蘇比安托(左)與競選搭檔總統佐科的長子、梭羅市現任市長吉布蘭·拉卡布明·拉卡(右)出席宣布獲勝的集會(IC photo)

      2024年2月14日,印度尼西亞雅加達,現任國防部長普拉博沃·蘇比安托(左)與競選搭檔總統佐科的長子、梭羅市現任市長吉布蘭·拉卡布明·拉卡(右)出席宣布獲勝的集會(IC photo)

      正因為網絡社交平臺的突出作用,普拉博沃在印尼輿論場常被稱為“TikTok總統”。

      盡管絕大多數國內及國際觀察家都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大幅更改“人設”更多是年過七旬的普拉博沃“博上位”的策略,而非真的洗心革面、脫胎換骨,但他們多數也同時認為,鑒于此次普拉博沃的大勝更多基于他成功拉攏了那些對“黑歷史”相對陌生的年輕選民,和人們對他將亦步亦趨追隨佐科大多數受歡迎政策的期待,加上其當選前所屬政黨僅是國會第三大黨,處處受到佐科一派的牽制,未來即便有心“撒野”,也會有很多顧忌和掣肘。

      另外一些國內評論家將普拉博沃稱作“親美派政客”,事實上這并不太確切。

      由于被控與東帝汶、巴布亞等地一系列事件(尤其是1983年的科拉拉斯village of Kraras “寡婦村”事件)有染,加上“科帕蘇斯事件”的強烈影響,普拉博沃曾在美國“限制入境黑名單”上一呆就是二十多年。此后“洗白”,主要還是鑒于他和佐科“化敵為友”,成為印尼國防部長,急欲推動“印太戰略”的美方出于傳統的功利主義而改換臉色,但此舉一直遭到美國國會兩黨部分人士的強烈反對。

      一方面惟恐其“黑歷史”影響自身利益,另一方面也擔心其上臺后為取悅民粹而采取一些措施損及自家“蛋糕”,歐美媒體對普拉博沃的當選普遍采取了冷眼旁觀、“夾槍帶棒”的態度,如有影響的財經媒體美國彭博社和英國《經濟學人》在其當選后的專題報道中,就分別采用了《他的當選意味著民主的中斷》和《這對民主構成了威脅》這樣耐人尋味的標題——盡管其正文內容實際上是相對中立和平衡的。

      對于印尼,中國社會的歷史記憶和現實情緒是復雜而微妙的,但在現實中,中國是印尼最大的貿易伙伴,僅采礦業和基礎設施項目就有多達數百億美元的巨大投資和重大戰略利益,如鎳礦在電動汽車等關鍵產業中意義重大,且是中國相對缺乏的資源。此外印尼更是中國周邊“南大門”和平、穩定和“一帶一路”倡議八方通連的樞紐之一,對于這位復雜且“人設多變”的新任印尼總統,秉持現實主義和“本國戰略利益最大化”原則,充分發揮自身區域大國和最大貿易伙伴的影響力,促使這個隔海相望的鄰國繼續與中方相向而行,或許才是未來雙方相處的理想狀態。

      網友評論

      用戶名:
      你的評論:

         
      南方人物周刊 2024 第785期 總第785期
      出版時間:2024年03月11日
       
      ?2004-2022 廣東南方數媒工場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3019428號-3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
      聯系: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
      欧美性猛交AAAA免费看_老肥女老熟女50路60路_亚洲熟妇Aⅴ一区二区三区_91久久精品美女高潮喷水白浆